聚好房欢迎您的光临!

深圳光明大第200余建筑工被欠薪1200万

2014-01-22 09:18:16    来源: 收藏

工程完工,农民工拿到该得的工资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在光明新区光明大第项目干了将近一年活的工人们,想拿到他们的血汗钱并不那么容易。春节临近,无钱回家的工人们拉起横幅到工地讨要工钱。昨天下午,记者在光明大第花园项目工地见到了这些无助的农民工。

昨天下午2点,虽然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但很多工人还饿着肚子聚集在光明大第花园项目的售楼处。他们有的躺在草坪上,有的干脆用沙发堵在门口,然后躺在沙发上。售楼处门口挂着讨要工钱的横幅。

一个叫庞先进的工人告诉记者,他是光明大第花园项目工地的一个班长,手下有40多名工人,分别来自四川、河南、云南、贵州、江西等地。他们于去年9月被深圳市明诚劳务有限公司派遣到该工地。按照约定,每人每天大约有300-400元不等的工资,然而直到今天都没发过工资。“我们平时所需的生活费都是向劳务公司的卢老板要的,他告诉我们工资到春节回家时一起结算。眼看要过节了,现在一分钱也要不到,卢老板也不见我们,打电话也不接,我们无奈才拉横幅的。”庞先进说。

庞先进告诉记者,他大约被欠6.3万元的工资,扣除借的1万元生活费,公司还欠他5.3万元。记者在庞先进的一张工资单上看到,他所在的班组共欠工资288000元,另一个叫陈勇强的班组欠606700元,彭海军班组欠449807元。工资单上一共有百余名工人,被欠工资大约400多万元。

工人付绍军和妻子陈忠琼把15岁的孩子留给80多岁的父亲照看,双双来深圳打工,为的是赚钱供儿子上学和给父亲治病。付绍军说,他和妻子共有3万多元的工资,春节拿不到这些钱,就无法给父亲治病,上高中的孩子下学期学费也没有着落。工人们告诉记者,百余名工人中类似付绍军夫妇家境的,还有很多很多,大家春节拿不到钱,这个年都无法过,因为这些钱是一家人的希望。

记者了解到,光明大第花园项目承建方为深圳建工集团。一名叫张进军的经理告诉记者,他们按照工程进度的节点会把钱给劳务公司,劳务公司再把钱发给工人。“我肯定地告诉你,我们是不欠劳务公司钱的。”张经理说。

随后,记者又叫来了深圳市明诚劳务有限公司一名叫尹必堂的经理,以及多名工人代表,三方当面对质。尹必堂称,如果公司拿到钱后肯定会发给工人们,深圳建工集团不给他们钱他从哪里拿钱发给工人?“我们现在欠200多名工人(100人为公司自己的施工队)的工资大约是1200万元,其中像付绍军他们这些工人的有100多人,金额约有400万元。现在我们老板四处借钱啊,借不到钱我们老板更急啊!”尹必堂大声说道。

当面对质的结果虽然有点尴尬,但记者和工人们都没弄明白钱到底卡在了哪里。

律师说法

应让欠薪者在看守所过年

上海旭灿(深圳)律师事务所主任菅峰律师认为,依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在正式施工前应该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施工过程中,若有拖欠工资行为发生,地方政府可以启动相关程序,使用保证金核发工人工资。现实生活中,建设单位往往按照工程进度向施工单位核拨工程款,由于施工单位将工程层层分包,有些又经多次转包,这些本可以正常为工人发放工资的款项,被多次扒皮后,到包工头手里时,往往所剩无几。而最后一个包工头再予以克扣,就造成今天这种现象,大量农民工不能拿到工资,无法回家过节。

菅峰告诉记者,刑法修正案(八)规定了恶意欠薪罪:“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因此,光明大第花园项目欠薪事件其走向主要取决于相关机关对有关责任人是否严格执法,若启动刑事追究程序,相信这些单位的老板在面临去看守所过年的压力时,会采取措施筹措资金及时发放工资的。若一味规劝这些农民工走法律程序,这些文化程度本身就不高的工人面对繁杂的诉讼程序,往往知难而退,转而求助于其它方式维权。